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 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 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体育网 > 新闻中心

冠军之路 | 摔跤了,再爬起来

时间:2021-12-06 16:15:42

  人物档案

  简 历:田企业 男 汉族1991年4月出生于安徽省蒙城县

  座右铭:不是看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才会看到希望

  成 绩: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男子古典式摔跤67公斤级冠军

  摔跤了,再爬起来

  古典式摔跤是安徽体育传统优势项目,曾涌现出盛泽田、胡国宏、李大新、马三义、乔华猛、蒋礼等一批批优秀运动员,斩获三届奥运会铜牌、多枚全运会金牌。

  近年来,随着项目结构和机制的不断调整,古典跤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低潮。挑起该项目大梁的是“90后”田企业。其摔跤之路并非一帆风顺,2017年全运会痛失金牌、2019年遭遇严重伤病,田企业一度动了退役的念头,但肩扛的这份责任让他咬牙坚持下来,2021年全运会将金牌收归囊中,帮助我省传统优势项目续写传奇。

  难以忘怀的1800元

  田企业1991年出生在蒙城县坛城镇,从小就是个“武侠迷”。2003年,他被启蒙老师邓士钦选中,开始接触体育训练。练习之初,接触了很多项目,包括武术、柔道、拳击、散打、摔跤等对抗项目。这些项目中,他最中意的还是摔跤,自此踏上摔跤之路。

  2005年,田企业考上安徽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开始专业训练,对摔跤项目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同年9月,参加了全国自由跤少年锦标赛,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比赛,第一次参赛就是全国赛事,14岁的田企业既兴奋又忐忑。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自由跤42公斤级季军。

  首次参赛就获得全国季军,田企业也得到学校的认可和鼓励。“当年学校奖励了我1800元,”这么多年过去,田企业仍对第一次奖学金记忆犹新,“300元自留,剩下的1500元给父母补贴家用。”年少的他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的钱,特别有成就感。这也更加坚定了他练习体育的决心。

  次年,田企业被选调到女子自由跤队陪专业运动员训练。最初他连女子跤队员都摔不过,常常被摔,失落的他不知道偷偷抹了多少次眼泪,下定决心要刻苦训练。正是这段陪练经历,打磨了他的技术,锻炼了他的意志,2006年的全国自由跤少年锦标赛,田企业一举获得42公斤级金牌,2007年再次蝉联该级别冠军。

  摔跤金刚的“摔跤耳”

  随着训练的深入,体校教练员汪路线根据田企业的特点规划未来训练方向,觉得他更适合练习古典式摔跤。2008年,田企业进入省古典式摔跤队集训,由于训练认真、刻苦,2009年被省古典跤队主教练李大新选中,同年2月转为试训运动员,摔跤训练更加专业化、系统化。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摔跤运动员是强壮的代名词,不过金刚们也有自己的“阿喀琉斯之踵”——耳朵。人群中,摔跤运动员很容易辨认——他们的耳朵与普通人不一样,业内行话称之为“摔跤耳”。在摔跤垫上摸爬滚打十多年的田企业也不例外,他的耳朵有很明显的增厚变形,“这在摔跤界很常见,几乎所有摔跤运动员都有。”

  “耳朵是人体最柔软的部分之一,”田企业表示,“像我们经常要和对手进行贴身肉搏和摔打,发力的时候经常要用头抵住对方,而对方一挣扎,耳朵自然受到揉搓撞击。起初可能是折断破损,等不到把伤养好便又投入训练,软骨便出现增生。”

  “摔跤耳”是勇士的耳朵,这样的耳朵经受过千百次的摔打,“摔跤耳”们都拥有千锤百炼的人生。

  绕不开的“体重控制

  学练摔跤除了要忍受千万次乏味枯燥的技术练习,还得接受长期控制体重的艰辛。重竞技项目,是按体重来分级的。比赛前一天,运动员称重。运动员的实际体重,不能超过其报名的公斤数。比如报59公斤级的,一旦称出来是59.01公斤,就不能参加比赛了。

  十多年的摔跤生涯,控制体重也是伴随田企业的“功课”。平时训练时,就要注意控制体重,但一般来说,总要比所报级别重几公斤。减体重有三法:少吃、多动、蒸桑拿。意志薄弱的人是无法承受这样的艰辛,只有意志强大的人,才能抵制美食的诱惑、适应大强度的运动量、经受高温的蒸烤。

  赛前的体重控制是随着摔跤赛季的到来而进行,这是一项超级细致而复杂的工作,“一下子也不能减得太猛,毕竟还要保持体力。”

  田企业在体重上摔过跟头。2011年全国城市运动会,田企业以预赛第三名的身份顺利进入决赛,但当时经验不足,没有合理控制体重,导致比赛没有状态,首战失利,以至于最终未能获得成绩,为成长交付学费。

  这么些年,战绩也随着体重控制起起伏伏。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是田企业运动生涯的一个高光时刻,他代表中国队出战,一路过关斩将,战胜东道主选手获得59公斤级铜牌。但随后,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由于长期处在控重状态,田企业身体机能下降,成绩有所下滑,每每关键时刻总是惜败。2016年下半年,经过前期的总结和控制,体重的问题逐步解决,田企业终于在全国冠军赛上重回巅峰再夺金牌。

  异国他乡遭遇伤病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身体重逐步增加,体重控制对田企业来说越发困难。2018年,摔跤项目规则发生变化,经过教研组的研究和分析,决定将田企业的参赛级别由59公斤级升至67公斤级。

  8公斤的体重在旁人看来只是一个数字,但对运动员来说,虽然减重的压力小了很多,可是对力量和体能的要求也高了一个层次,这也对田企业的平时训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不断突破自我,2018年至2021年,参加了4次全国赛事,4次均获得67公斤级冠军。

  但竞技体育,伴随运动员的还有伤病困扰。2019年2月,世锦赛积分赛匈牙利站比赛中,田企业跪撑防守时,左肱骨远端三分之一处意外骨折,需要立刻在当地进行手术。

  孤身一人远在海外,面对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医生,田企业接受了手术,胳膊内植入了内固定钢板和钢钉,待观察期一过立刻回国进行治疗恢复。但奥运选拔赛在即,容不得他慢慢康养恢复,伤病带来的影响使他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质疑自己伤愈后是否还能继续追求梦想。

  重竞技中心领导和教研团队也察觉到他的心理变化,及时给予关怀和疏导。从医学到康复,从训练到生活,从目标到梦想,无话不谈,田企业感受到了组织的关怀和大家的热情,也再次坚定了重返赛场的决心。

  这次受伤也让他错过了很多赛事。八个月枯燥痛苦的系统康复训练之后,田企业终于在2020年1月重回赛场,参加在意大利进行的奥运会积分赛,复出首战即收获一枚铜牌;同年10月在温州举行的全国锦标赛暨奥运会选拔赛中,获得了67公斤级金牌。

  三战全运终成正果

  时间来到2021年,在第十四届全运会男子古典式摔跤67公斤级比赛中,田企业以全胜的战绩夺得冠军。这是田企业的第一枚全运会金牌,在征战全运十多年后,蒙城小伙终于为自己正了名。

  2009年,田企业还是队里的小队员,天天陪同参加山东全运会的运动员备战训练,这也让他看到了差距。当年,田企业也随队来到山东,第一次近距离观摩全国最高水平的运动会,心里十分向往,更加明确自己的奋斗目标。

  2013年,首次备战全运会。本是信心满满的田企业,却未能取得决赛资格,自信心遭受沉重打击。“心里很失落,感觉没有了希望。”他一度动了放弃的念头,但在训练中总教练盛泽田对他的要求和对参加全运会决赛的运动员一样,这让他感到队伍没有放弃他,他更不能放弃自己。

  “不是看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才会看到希望。”四年过去,2017年天津全运会,田企业以预赛二号种子的身份顺利进入决赛。先后战胜浙江胡迪、江西范阿文等众多强手,与新疆选手托尔巴图会师决赛。然而,决赛中由于跪撑防守失误丢分,田企业惜败对手,与金牌擦肩而过,这也让他的第二次全运之旅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遗憾。

  当时田企业就立下目标:“争取下届全运会再参加,把遗憾补回来。”接下来的这个全运备战周期,年龄渐长的田企业对自己更为严苛,一路走来也得到身边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重竞技中心主任的国际跤大教研组团队,精准施策,赛前做了充分的预案和准备。

  本届全运会上,誓夺金牌的田企业相继战胜上届全运会冠军张高泉、浙江选手余晨旭、江西选手黎磊。冠亚军决赛对阵甘肃选手呼斯乐吐。田企业不急不躁,充分把控比赛节奏,把教练员布置的技战术精准运用,最终战胜对手,顺利拿下男子古典式摔跤67公斤级冠军,兑现了自己四年前立下的誓言。

  这也是时隔8年安徽摔跤再次收获全运会金牌。始于热爱,行于自律,终于责任。热爱是摔跤之路的开端,但真正的核心是日常训练十多年如一日的自律,田企业的坚持,体现了“冷项目”人的热情、坚毅与执着。


来源: 安徽省体育局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