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 中安在线双微

设为首页

英文| 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体育网 > 体坛风云 > 神州体坛

“归化潮”算不上太成功 中国足球踢向何方

时间:2023-01-13 10:03:04

    在中国足坛“消失”了很长时间的高拉特,现身了。日前,巴西球队巴伊亚竞技与高拉特完成续约,31岁的他将随球队在新赛季征战巴甲。而在续约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高拉特确认了他正在恢复巴西国籍,以便为球队腾出外援名额。高拉特说:“我对恢复巴西国籍的前景感到乐观,此事由相关的团队进行处理。”遗憾的是,高拉特、艾克森、费南多、阿兰、洛国富……一直到12强赛出局,曾经让日本和沙特两个后来在卡塔尔世界杯上创造过奇迹的对手颇为忌惮的“中国男足归化军团”,都没能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亮相”,归化硬生生地变成了一地鸡毛的“烂尾工程”。

    高拉特·虚假的“零”突破

    2019年12月,原本已经不在当时的广州恒大俱乐部计划之内的巴西外援高拉特,刚好赶上了针对国足征战卡塔尔世预赛的“归化潮”,已经打算以自由身回到巴西踢球的他,竟然收到了一份年薪翻倍的新合同,前提则是入籍中国。在广州恒大俱乐部的操作之下,高拉特拿到了中国身份并且落户广州,而在接受采访时,他也明确表示,自己的目标就是代表中国队打进卡塔尔世界杯。

    选择在中国从“0”开始的高拉特没有想到,一直到三年后,他跟随升班马巴伊亚竞技队重回巴甲赛场,作为中国球员,他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参加比赛的次数,依然停留在了“0”,而且随着他申请恢复巴西国籍并且由相关团队跟进处理,这名当初曾经被视为国足前腰位置上不二人选的归化球员,与中国男足国家队之间的缘分,也注定只能“归零”了。

    造成高拉特与国足“相爱却难牵手”的原因并不复杂:由于在广州恒大踢不上比赛,高拉特在2019年曾经以租借形式回到巴甲,加盟了帕尔梅拉斯队,这也导致他在完成归化手续之后,因为不符合国际足联“连续居住满五年”和“在此期间职业球员注册不得变更协会”的要求,无法获得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也就是说,中国球员高拉特想要以中国男足国家队员的身份出战,至少要等到2025年。

    更让高拉特和广州恒大俱乐部尴尬的是,续约之后,由于队中同时拥有艾克森、费南多和洛国富等多名归化球员,如果想要留在广州恒大队,高拉特就只能以外援的身份注册,而当时队中已经有了保利尼奥、塔利斯卡、朴志洙和蒋光太等外援,最终他被租借给了河北华夏幸福队。

    2021年11月,高拉特离开中国回到巴西,两个月后,也就是2022年1月份,加盟了桑托斯俱乐部,以中国球员的身份征战圣保罗州联赛。同年2月,广州足球俱乐部也就是之前的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宣布,与高拉特终止合约。2022年7月,高拉特与桑托斯俱乐部解约,随即加盟巴乙球队巴伊亚竞技,在年底续约至2023年底的同时,确认自己正在恢复巴西国籍,以便在新赛季以巴西球员而不是外援身份代表巴伊亚竞技队征战巴甲。

    跟高拉特一样,以广州恒大球员身份归化并且一度被视为未来国足中坚力量的费南多和萧涛涛,也完成了自己在中国男足国家队“从0到0”的历程。2020年2月,拥有华人血统的秘鲁籍球员罗伯特·箫获得中国国籍,改名为萧涛涛,但是受自身实力的限制,一直到2022年返回秘鲁国内,他都没能获得在中超赛场亮相的机会,更不用说入选中国男足国家队了。

    回到秘鲁后,萧涛涛一直跟随秘鲁大学队进行训练,而后者也希望能够签下这名25岁正值当打之年的球员,但是因为受制于他的“外援”身份,无法为萧涛涛注册。这种情况下,萧涛涛递交了恢复秘鲁国籍的申请,而且按照当地媒体的报道,“目前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而这也就意味着,这名归化球员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出战的可能性,已经无限趋“0”了。

    洛国富·“铁”案导火索

    尽管近期出现一篇没有明确出处的“洛国富吐槽国足原主帅李铁”的文章真假难辨,但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3月就完成了入籍手续但直到2021年9月才第一次代表中国男足国家队出战的原中超最佳射手“野牛”洛国富的12强赛记忆,算不上太美好。

    事实上,对于归化球员的使用,正是外界对于带队参加40强赛和12强赛中途下课的李铁质疑最多的“槽点”之一。

    出任国足主帅之后,李铁对于归化球员的使用,一直抱着审慎的态度。尽管曾经在广州恒大和华夏幸福队带过艾克森和洛国富这些球员,尽管在外界看来,即便不是在最佳状态,阿兰、洛国富和艾克森这些归化球员无论能力还是比赛经验,依然在本土球员之上,但是在他执教的大部分比赛当中,很多人期待的“归化球员全员出战、通过局部范围内的强化与日本、沙特和澳大利亚这些强队相对抗”的场面并未出现,尤其是被认为比赛态度和投入程度最好的洛国富,经常只能在下半场替补上场,李铁也因此被贴上了‘不会用’甚至‘打压’归化球员的标签。在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之后,关于李铁执教国足期间的诸多“猛料”,也被不断曝了出来,甚至还传出了他曾经跟队员“大打出手”的消息。

    或许是因为觉得在国家队遭受了不公平待遇,又或许是因为觉得国足12强赛出线已然无望,即便在李霄鹏接替李铁执掌国足帅印之后,洛国富、埃克森、阿兰和费南多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代表中国队出战最后几场小组赛。

    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世界杯梦想,但是对在中国踢了八年球的洛国富来讲,收获无疑是巨大的,尤其是在经济方面,对于这一点,他最近在接受巴西媒体采访的时候,没有丝毫隐瞒。“在中国这八年,我做了想做的事,去了想效力的俱乐部。我已经没了赚大钱的念头,只想心平气和地生活。”

    已经身处职业生涯末期的洛国富,已经开始考虑退役的事情,在与米内罗美洲队的合同到期(2023年6月份)之后,“(续约)已经不是必选项了”。“我的职业生涯是美妙的,有失败有成功,也有很多进球。如今回到巴西踢球和生活,并将在今年的6月、7月考虑是否退役,因为那时我就已经35岁了。”

    蒋光太·仅存的坚守者

    2023年,中国男足国家队最大的“事情”,就是参加很有可能因为与U23亚洲杯赛“撞车”而改到2024年初的亚洲杯赛。

    为了打好卡塔尔世预赛,中超各队先后归化了九名“国脚级”球员,但是到目前为止,只剩下了效力于上海海港队的蒋光太能指望得上。除了选择各自恢复国籍的高拉特和萧涛涛外,北京国安队的李可和侯永永一直都在“长病号”名单之中,后者更是至今都没有入选过国足,虽然理论上具备代表中国队出战亚洲杯赛的资格,但是在中超联赛都打不上主力的情况下,“为国出战”自然更加遥不可及了。

    参加过12强赛的归化球员中,33岁的阿兰效力于巴甲的弗鲁米嫩塞队,目前状态保持得相当不错,而同为33岁的艾克森眼下属于自由身,此前曾传出他想回中超踢球的消息,但是在中超各俱乐部大幅度限投和限薪的情况下,能否找到愿意接收这名离开之前状态就已经明显下滑的球员的下家,恐怕还要画上一个问号。

    虽然从结果来看,中国足球的第一波“归化潮”算不上太成功,但是在不少圈内人士看来,通过引进归化球员来提升俱乐部以及国家队的整体实力,仍然不失为一种直接且高效的选择。“关键是要吸取这一次的经验教训,除了球员的个人能力,包括年龄、意志品质和精神属性,都要考虑进去,不能为了归化而归化。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通过系统的体系,培养出更多的年轻球员,不断充实到各级职业联赛,同时有更多的中国球员走出去,像日韩球员那样,能够在欧洲赛场立足,基础打牢了,中国足球的水平自然也就上去了。”据《东方体育日报》

来源: 新安晚报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