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发布|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体育网体坛要闻

2017,中超“血统论”

时间:2017-01-26 10:45:27

  记者:张喆

  嘉宾:中国足球名记、《体坛周报》副总编辑马德兴

    前国足助理教练、当代集团驻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代表区楚良

  1月24日,房地产企业中赫集团正式通过公示,他们持有北京国安俱乐部64%的股份,一举成为俱乐部的最大股东,“北京国安”也从此更名为“北京中赫国安”。过去20多年来,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资本演化经历了复杂的变化。中国的职业联赛、足协治理、国字号球队成绩、球迷与资本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关系?目前依然轰轰烈烈的中国职业足球的资本狂潮还将持续多久?

  《血统论》:“纯”好还是“杂”好?

  张喆:中国足球职业化20多年来,自始至终没有更换过投资者的俱乐部目前只剩下河南建业了。应该说,职业足球俱乐部资本的“血统多样化”是大势所趋。但如果仅从目前的中超来看,依然有多家俱乐部是由单一企业投资的,即使股份制,也最多由两三家企业组成,这和欧美成熟的俱乐部和日本俱乐部相比差距太大。现在不少日本俱乐部有多达二三十家企业作为股东,有的还吸收俱乐部会员股东。

  区楚良:俱乐部资本多元化,是现代职业足球的主流发展方向。但中国的国情、联赛的规则都和欧美不太一样,我们没有对大资本进行限制,所以往往会造成一家独大,小资本即使进入了俱乐部也没有话语权。因此,中超俱乐部距离真正的多元资本仍有距离。

  马德兴:中国俱乐部和欧美不同的本质差异是——我们的俱乐部是建立在公司的基础上,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的经济情况决定生存情况,外国则是建立在社区基础上。外国很多俱乐部的股东占比都很均衡,没有一家独大,这样他们的生存会更稳定和良性,与球迷的关系也会更近。目前我们的职业足球发展了20多年,每家俱乐部的母公司一旦难以为继,球队就要易主更名,这是中国足球目前还称不上真正职业化的原因。

  张喆:中国俱乐部的资本单一化,主要是我们的职业足球和俱乐部的造血功能不行。

  区楚良:过去20多年,我从球员、教练到俱乐部管理者,见证了整个职业足球发展的不同阶段。如果从产业的角度看,确实还停留在“广告足球”的阶段。

  马德兴:中国职业足球距离真正职业化还很远,目前任何一家职业俱乐部都还只是母公司的一个部门,这注定无法摆脱“广告足球”的定性。所以,中国足协要实现“俱乐部中性冠名”在现阶段还很难。

  《矛盾论》:“烧钱游戏”谁进谁退?

  张喆:俱乐部资本的“国退民进”是否应该成为趋势?目前的情况比较矛盾,我们看到中信这样的国企减持俱乐部股份,同时也看到上港这样的国企仍在大肆烧钱。

  区楚良:“国退民进”是大趋势,职业足球投资需要大量烧钱,国企如果还是上市公司的话,不可能向非盈利项目投入太多。

  马德兴:“国退民进”现阶段不太可能一蹴而就。职业足球始终不能脱离社会经济,目前国企在整个国民经济中还是支柱。其实国企和民企的混合资本共同运营一家俱乐部,也是可以尝试的。

  张喆:从过去20多年国内足球俱乐部的资本属性来看,经历了从烟草、药品、保健品到房地产的潮流变化,你们估计下一个投资足球的热门行业是什么?

  区楚良:互联网?金融?暂时还很难估计,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能是国内具有巨额广告需求、拥有强大资本能力的行业为主。

  马德兴:职业足球的发展水平必须和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和结构相符合。我也无法判断下一个热衷职业足球的资本来自哪个行业,但必须是该时期整个国民经济的支柱性行业吧,所以目前依然是房地产企业为主。要判断下一个风口,就要看未来1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

  《资本论》:钱能“砸”出足球未来?

  张喆:根据最新的《中超商业价值白皮书》,去年中超的商业价值位列世界第14位,这对球迷来说是否真的有意义?资本确实可以短期换取职业足球的成绩,也可以短期吸引球迷,但职业联赛的本质是生意,不应该也不可能靠联赛来迅速提升中国足球的整体水平。

  马德兴:整个中超的商业价值,老实说对普通老百姓意义不大。目前,如何让更多人参与其中才是更重要的。现在很多人大谈体育产业,但忽略了一个要素——只有当某项运动真正有更多人参与,才有产业的基础。现在参与足球和其他运动的人口基数依然很少,在这个时候谈产业还是忽悠,甚至就是杀鸡取卵。

  区楚良:资本和国家队成绩,我认为不是中国足球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还是我们是否真正愿意做职业足球。要真正实现资本的运作,只能靠专业人做专业事,尽量少行政干预。

  马德兴:资本如果用得好,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中国足球取得进步。但某种程度上,资本是非理性的,是追求在最短时间内获利的。所以我个人认为,现阶段资本的火爆,确实让中国足球变得更加急功近利。

  张喆:中国足协新政在外援限制和U-23政策上,是否损害了资本利益?是否对俱乐部的不尊重?你们认为足协的管理与俱乐部资本之间应该如何平衡?

  区楚良:这些都是中国足球的短期行为,一定会损害部分资本的利益,违背了足球的一些自然规律。但在特定社会条件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什么时候能取消这种“政策”,真正让球员自己通过竞争取得场上的位置,而不是靠政策扶上位,这才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这不是资本能够做到的。

  马德兴:我始终坚持一个观点,中国足球本身发展如何,不是资本所关心的。中国足协作为最高行业管理者,立足于一个相对长远的考虑,出台一些政策无可厚非。整个中国足球不可能让资本主导。我们要有一个根本概念,中国足球首先是一个事业,不是一个产业。在事业发展之后才能谈产业,现在是本末倒置,只能让中国足球加剧衰败的程度。现在可悲的是大家都在谈产业,没有人谈事业。做事业,必须有人牺牲,有人心甘情愿去牺牲!

  张喆:如果资本能持续目前的火热状态,中国足协2022年的计划会实现吗?中国职业足球的资本热什么时候会退潮呢?

  区楚良:足球体系的建立肯定需要资本,所以足球当然欢迎更多的资本进入。但有了资本建立体系,中国足球是否就一定能实现2022年的计划?这不一定。如果我们的计划和目标永远只是短期的,那么中国足球不会发生任何质的变化。

  马德兴:资本什么时候觉得有利可图就会进来!我不关心资本何时退潮,我觉得要更多关注真正关心热爱足球的基层人士,他们比资本更重要。

来源:广州日报  
相关新闻
  • 娱乐
  • 财经
  • 体育
  • 健康
  • 徽文化
被问王菲机场献吻一事 谢霆锋这么回...

错过的遗憾:麦蒂与3超巨擦肩 科比保罗被拆散

《福布斯》专访王健林:娱乐业在新...

元旦出游中2017年首期大乐透26230元

想不到奥运冠军也坐硬卧 秦凯:有钱...

错过的遗憾:麦蒂与3超巨擦肩 科比保罗被拆散

最有潜力的抗癌菜

世卫组织发布最新致癌物

黄梅戏起源有了新说:不是湖北黄梅县

黄梅戏《岁岁杜鹃红》摘得“田汉戏剧奖”等桂冠


中国安徽在线网站(中安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皖B2-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